君安旅行社

西班牙人的政治情商为负值

2016年05月20日 07:02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梁


/

  提要似乎每年西甲联赛的最后一场,都会与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总决赛撞在一起。巴萨队在龅牙苏一人连进三球之后,稳拿了今年的西甲冠军,巴塞罗那全城又沸腾了。在Eurovision大赛中,乌克兰歌手以一首反映1944年斯大林驱逐鞑靼人的政治歌曲夺冠,政治战胜了艺术。而西班牙歌手,则继续以体育、狂欢的模式在舞台上自嗨,排名一如既往的不理想。总有人会拿政治去绑架体育和娱乐,但板鸭人民永远不会,因为,西班牙人的政治情商为负值!

  西班牙足球的豪门战争,只在皇家马德里和巴萨之间发生,其他的所谓同城,只是看看热闹而已。皇马是世界上商业运作最成功的俱乐部。皇马根正苗红,位于首都马德里,历来受到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明帮暗助,弗朗哥更是一度用枪指着巴萨,必须让皇马赢球。深入挖掘一下这两个球队的历史,皇马是加泰罗尼亚人一手建立起来的,而巴萨,则是由瑞士人创建的。虽然都不是啥纯正血统,但相比于由洋鬼子建立的巴萨队,皇马至少还是西班牙人创建的。

  1899年,瑞士企业家甘伯建立了巴塞罗那足球队,主要球员是英国人和德国人,只有少数球员是巴塞罗那人。

  皇马的前身名叫凯斯足球队,由Carlos Padrós Rubio和他的兄弟Juan Padrós创建于1896年。创始人Carlos Padrós Rubio出生在Sarria,加泰罗尼亚的一个小镇。Carlos Padrós的父母是加泰罗尼亚有名的布匹商人。1902年,凯斯足球队更名成立了马德里社会俱乐部,1920年,西班牙国王把“Real”一词加于俱乐部名前,从此俱乐部正式改名为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

  是的,瑞士人创建了巴萨球队,而加泰罗尼亚人则创建了皇家马德里!

  这是一段皇马球迷都不愿意正视的历史。

  在弗朗哥独裁时期,巴萨曾因球迷现场嘘西班牙国歌,而被禁止在主场比赛六个月,俱乐部主席甘伯被勒令下台。1936年,时任巴萨主席的索诺尔因不满弗朗哥的独裁统治,被秘密处决。

  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巴塞罗那是反皇党革命政府的首都。内战的结果是反皇的共和政府失败,弗朗哥上台执政。于是,加泰罗尼亚就成了被制服的叛徒。巴塞罗那足球队便从此成为了“国家的敌对方”,皇马成为了弗朗哥法西斯独裁政府的代表。皇马与巴萨的比赛结果,就成为政治势力的一个隐喻。

  1943年,巴萨与皇马会师国王杯半决赛,皇马客场0-3告负,身为皇马球迷的弗朗哥恼羞成怒。当次回合移师伯纳乌之后,弗朗哥便下令军队将诺坎普球场团团包围,并提醒远在马德里的巴萨全队,如果不输,后果看着办。最终,巴萨以1-11输给皇马。

  新民主时期的加泰罗尼亚,也因为总是闹独立,被全西班牙“排挤”。巴萨球员中有不少是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

  表面看起来,巴萨获胜,似乎就是给“主张独立”的加泰人更加嚣张的理由。皇马与巴萨之战,一直无法摆脱背后的政治隐喻。但是,这种说法,真的是高估了球迷们的政治觉悟。

  球迷的爱,是最纯洁的,无关政治。这次巴萨赢了西甲,皇马球迷会说:皇马又不是没有赢过。没有人会联想到:巴萨赢了,又给加泰独立势力长志气了!

  从球队战术和赛场技术上来讲,皇马、巴萨各有优劣,胜负,真的是兵家常事。所谓球赛背后的政治意味,其实也只是某些政客和墨客一厢情愿地用政治来绑架体育竞技。

  上个月,在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上,西班牙选手逆袭了日本选手,获得了金牌。首次参加花滑锦标赛的18岁中国小选手得了铜牌。在整场比赛中,焦点一直是经验丰富被誉为“花滑外星人”的日本选手。当我坐在电视机前,希望西班牙能够逆袭日本,也心存侥幸地希望中国选手能够成为最大黑马,唯一不希望的就是日本人获胜!

  当时我就意识到,有倾向的感性地期待一场比赛结果是正常的,但用历史和政治去绑架一场比赛,那就有点畸形。我为什么就不能单纯的去欣赏日本选手精准利落的表演,而要因为历史原因,不怀好意的希望他失误?

  举全国之力去培养一块金牌,不被政治绑架都难。今年夏天的奥运会,希望中国选手有良好的表现。

  2016年西甲,巴萨赢了皇马,没有撞在敏感的政治当口。巴萨夺冠后,刚好是马德里的San Isidro节日,并不影响马德里人过节的心情。2016年的EUROVISION全欧歌唱比赛,却被政治好好的整蛊了一把。

  全欧歌唱大赛Eurovision,来自乌克兰的歌手贾玛拉(Jamala)夺冠。贾玛拉的参赛歌曲为《1944》,主题是克里米亚半岛上的鞑靼人在斯大林当政时期被强制流放的历史。贾玛拉本人就是克里米亚半岛上鞑靼人的后代。贾玛拉(Jamala)在返回乌克兰首都基辅后,流着眼泪对媒体表示,鞑靼人的历史终于被外界听到,乌克兰的历史和苦难也被外界听到。

  俄罗斯于2014年3月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很容易地听出来这首歌曲的弦外之音。俄罗斯方面认为这是一场“政治性”胜利,是政治战胜了艺术。

  事实上,欧洲歌唱大赛经常被政治因素困扰。2009年组织者拒绝了格鲁吉亚的参赛曲目,因为歌名中有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谐音。2014年,女同性恋题材歌曲和异装歌手参赛,土耳其表示无法接受,宣布退赛!2015年,组织者还要求亚美尼亚歌手修改歌词,因为直接涉及到土耳其和亚美尼亚关于大屠杀的历史积怨。

  国家荣誉、民族历史,是许多艺术家在艺术创作时,经常选取的题材,尤其是那些极具“使命感”的艺术家。艺术,总会受其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的熏染,这些“红派”艺术的土壤,生长自“苦大仇深”的历史。中国有一段屈辱黑暗的历史,所以才需要通过强化“祖国”这个概念来提高民族凝聚力。乌克兰作为一个弱小的国家,受到苏联和俄罗斯的排挤和打压,才会在重大国家赛事中,寻求政治倾诉的机会。

  西班牙是否有“苦大仇深”的历史?

  戈雅有一幅名画《1808年5月3日的枪杀》,描绘抵抗拿破仑侵略的西班牙人被法国军队枪杀的场面。这是近现代西班牙历史上最大的痛。但那场西法战争,是否会沉淀为西班牙人排斥法国人的动机?事实证明,没有!

  如果真要说乐天知命的西班牙人会讨厌谁,那的确是法国人!这种讨厌,和中国人讨厌日本人不同。西班牙对水性杨花的意大利人是嫉妒,对刻板无趣的葡萄牙人是讥讽,对傲慢清高的法国人,则是讨厌。这种讨厌,和政治无关。

  对一个西班牙人来说,整部西班牙历史只分三分阶段:大殖民时代之前,荣耀的大殖民时代和大殖民时代之后。西班牙在大航海大殖民时代,成为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这个荣耀持续了两百年。这两百年,成为后来五百年里,西班牙人骄傲的资本。

  当英国人从西班牙人手中抢走了日不落帝国的称号,当美国陆续霸占了西班牙在南美的殖民地,这些“屈辱”并没有表现在西班牙人的日常生活之中,甚至不常出现在西班牙的文学艺术之中。

  在伊比利亚半岛上,腓尼基人入侵过,希腊人抢掠过,罗马人统治过,西哥特人糟蹋过,摩尔人霸占过。在驱逐阿拉伯的光复运动中,西班牙错过了文艺复兴,错过了欧洲现代民主思潮。当卡斯蒂利亚人最终统一西班牙,大板鸭国又在天主教的思想钳制下愚钝了一千年!而那些曾经来过的种族,给西班牙留下了值得西班牙人炫耀几千年的历史财富!

  现在的西班牙人民,娱乐是娱乐,体育是体育。十六、十七世纪流行的流浪汉小说,最终沉淀出了当今西班牙人沉溺于耍小聪明的市井习性。西班牙没有切·格瓦拉,只有唐吉诃德。普通板鸭人眼中的政治,就是政府给了自己多少补贴!

  西班牙的电影,在普世的语境下,探寻人在极端环境中的出路。或许探寻都不是,只是告诉你:那是没有出路的!

  我不禁要问:什么才是西班牙人的民族性?

  记忆中没有历史的阵痛,就没有上纲上线的政治热情。

  马拉松式的首相选举已经耗尽了板鸭人的热情,哪怕是走到今天这个小孩过家家式的格局,也没有人再关心。连我,也疲得不想再做任何评论!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