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百姓故事】“鸠山”传奇——巴塞罗那华人史上的风云人物之一(2)

2016年05月24日 08:02 来源:作者 巴塞罗那 麻卓民


/

巴塞“枭雄”

鲜花、掌声,风光无限。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鸠山登上了海外华人英雄的名人榜(世界华侨华人名人录)。此后的《上海雪园》一度门庭若市,天天高朋满座。浪迹江湖的兄弟也都纷纷慕名而来,各路英雄纷纷投到鸠山麾下,鸠山说,那个时候几乎每天都有人给他送“XO”,送“人头马”……太多的欢喜开始让鸠山忘乎所以。

在大好形势的鼓舞下,鸠山的手下开始谋划,向巴塞罗那中餐馆的老板收取“保护费”,建立“武装保卫力量”,以维护“华商会”威望,保护巴塞罗那侨民利益。当时,一群还没有身份的年轻华人为生计纷纷加入了这支队伍,于是,形成了相当强大的一股力量。

当时,巴塞罗那汪秀民先生公开指责鸠山,并呼吁侨胞抵制“保护费”,结果他女儿的“龙人居”被砸。有一位餐馆老板只是说话稍有迟疑,就被当堂打倒在地……一时间,暴力事件屡屡发生,巴塞罗那华人社会一片乌烟瘴气,华人老板人人自危。

鸠山成了巴塞罗那不可一世的人物,巴塞罗那华商会开始走上了另一条路。

“英雄末路”

1994年初,《欧洲时报》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刊载了一条“豆腐干”消息,内容是说意大利华人黑社会组织“红太阳”被警方一网打尽。这则报道虽然文字不多,但影响很大,它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警方已经开始关注欧洲华人社会的黑恶势力。

不久,巴塞罗那警方率先出动警力,搜查了《上海雪园》,接着搜查了巴塞罗那华商会所有成员的餐馆。据警方后来透露的消息,他们对《上海雪园》已经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录像监控和电话录音,所有频频进出《上海雪园》的人员都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中。后来,鸠山在巴塞罗那入狱。

此后,虽然鸠山仍然想“东山再起”,无奈大势已去。“成王败寇”,古往今来皆是如此。“兵败如山倒”,在警方的打击下,巴塞罗那华商会分崩离析,追随者们也纷纷远离鸠山而去。再后来,鸠山“打道回府”,回到了家乡青田。

2008年11月19日,青田侨网刊载了这样一条消息说,“热烈祝贺张建雄(鸠山)先生连任西班牙王国华人商会会长18年”。这条消息没有其它意义,它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鸠山仍然没有忘记巴塞罗那那一段曾经的辉煌岁月,鸠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

“英雄怕寂寞”

阿航与鸠山是“穿开裆裤”的同学,他的文章也让我了解了鸠山的另一面,“喜欢读散文”,阿航说他“身上是一直流淌有‘诗意’的”。对鸠山的“诗意”,我确实没有看出来,但我知道鸠山的口才极好。他绝对是一个天才的“演说家”,用“口若悬河”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不少人都说,“听鸠山‘吹牛’过瘾,那简直是一种享受,痛快淋漓!”

“我曾经和邓丽君同台演唱……”;“我喜欢‘海钓’,在美国时,我经常开着轮船去大海里钓鱼,钓到的鱼有三层楼高……”;“在美国有一回,我端起一挺轻机枪,‘哒哒哒……’一条街扫到头,不知扫倒多少人”。鸠山能“吹”,也敢“吹”,反正吹牛不犯法,也不要上税。

一位巴塞罗那朋友回忆八十年代初在家乡听鸠山(鸠山第一次回国)讲美国高速公路的故事(当时中国还很少有高速公路)也很有趣,“高速公路是什么样子的,告诉你吧,我启动发动机上了高速公路,然后就直接趴在方向盘上睡觉了,汽车一直在开,醒来,就到了……”

每天“吹牛”,确实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难免会重复,但就是重复的故事,大家仍然听的津津有味。在欧洲无聊,“吹牛”、听“吹牛”都是一种乐趣。鸠山说得好,都是因为“英雄怕寂寞”。

关于“鸠山传记”

很多年以前,听说鸠山要写传记,但一直没有看到“鸠山传记”。我一直认为他的一生真的可以写一部传记,而且一定会是一部非常生动的传记,只是能给鸠山写传记的人不好找。

鸠山说,他最喜欢的作家是张贤亮;最喜欢张贤亮的作品是《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鸠山希望有一天能请张贤亮给他写传。鸠山说,他喜欢张贤亮的主要原因是张贤亮和他一样,都坐过牢。鸠山说,有一种体会,没有坐过牢的人是绝对写不出来的,那就是犯人的“性”,是男人那种无比强烈的“性饥渴”、“性绝望”……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是当代文学中第一部冲破“性禁区”的小说,男主人公章永麟是一个劳改释放犯,书名“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源于他的人生追求,他认为男人的“一半是事业,一半是女人”;而女主人公黄香久则是一个典型、现实的女人,她勤劳、善良,然而轻浮、放荡……“当男人没有性能力的时候,她会说你废物,和别的男人享受。但男人雄风再起时,又爱的不得了,说自己是多么地真心和钟情……”鸠山最感慨的就是主人公那种被长期压抑损失性能力和重振雄风的性感受。

鸠山说,他希望张贤亮为他作传的另一个原因是两人都姓张。不知道后来鸠山有没有联系上张贤亮,我估计有困难。

鸠山的“女人们”

鸠山说他最喜欢的名言是张贤亮的,“三年牢间出来,看到母猪都是有眼线的”(张贤亮有没有这句名言,未考证)。鸠山喜欢这句名言或许是他自己的一种体会。

“男人看男人”和“女人看男人”可能很不一样。在男人看来,鸠山或许“其貌不扬”,但女人看鸠山,或许是一种美,那是另一种美,一种粗犷的美,一种豪放的美,一种丑陋的雄性美。鸠山对此充满自信,他说,“在女人看来,我就是最美的”。对他说的这话,你不能不信。因为如不是这样,对女人他又怎能屡屡轻松得手。

1974年的一天,鸠山与朋友打赌,他说要把某个女人搞到手。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绝对不可能,但是他做到了。鸠山先后两任妻子都是极为漂亮的女人,据说以后的几位女人也是如此,又年轻又漂亮,她们虽然没有名分,但都心甘情愿为他生儿育女。对于女人,鸠山确实有他独特的魅力。

如今,鸠山匆匆走了,过多的女人也给他留下了许多难了的麻烦。

“九山兰花”

女人如花,对于鸠山爱花,我能理解。但是对于鸠山喜欢“兰花”,我还是十分惊讶。因为兰花优雅、清高,向来被人们称作是幽谷君子,而鸠山,无论是形象和德行,都与兰花不配。 

最早听到鸠山喜欢兰花时,我只是把它作为玩笑话,以为鸠山是赶时髦,凑热闹而已,并未当真。当听到鸠山成为全国“兰协”(有说是某分会)荣誉会长时,我仍然不以为然,因为在这个年代,只要愿意花钱,什么省海外政协委员、全国海外政协委员的“身份”都能买到,更何况花草机构的这种头衔。直到后来听说鸠山在青田山口一带建造大型兰园时,才感到他真的已经对兰花“痴迷”了。再看阿航文章,说鸠山培植的 “九山牡丹”、“九山蕊蝶”、“九山素蕊蝶”……都已经登上了全国名贵兰花图册,也才知道鸠山养兰已经养出大名堂了。

鸠山的“九山”是什么意思呢?阿航是这样诠释的,“有点文化的人肯定会说那是佛教中的‘四大名山‘和中国传统的‘五岳’加在一块儿的叫法嘛。事实上这儿也的确就是这么层意思。然而,于张兄来说,此‘九山’乃彼‘鸠山’的谐音转化而来的,意思和意义都已发生了革命性的飞跃”。

我赞同“九山”是“鸠山”谐音演化的观点,“鸠山”是鸠山此生永远解不开的“英雄情结”。在我看来,“九山”的“九”数也反映了鸠山“永不服输”的性格,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得最好,都想做到至大、至尊、至伟…… 

只是如今斯人已去,山庄虽在,花已凋零!

我眼中的“鸠山”

1992年我到巴塞罗那时,鸠山曾盛情相邀,希望我做他华商会的秘书长,当时我婉言拒绝了。因为我明白,我与鸠山不是同道之人。后来我也曾反对过鸠山的一些行为,但对鸠山这个人,我还是有着一种敬意,这种敬意源于他对故乡的感情。

九十年代初,鸠山虽然还不是很有钱,但他对家乡的捐款次次都名列榜首。青田西门大桥捐款50万西币(当时,1万西币合100美元),青田华侨陈列馆捐款21万人民币,这个数目在今天看来,虽然不怎么样,但在当时已经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更何况他的捐款都是他自己一勺一勺用汗水辛辛苦苦炒出来的。另外,还有他的“派捐”。我至今仍然记得1992年青田政府代表团来巴塞罗那为青田西门大桥募捐的情形,鸠山自己捐款后,还“动员”其他人“捐款”。说是“动员”其实就是“命令”,“你,五十万”、“你,三十万”……那一次捐款就超过1000多万西币。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我相信,鸠山会被青田的华侨历史铭记。

前些年,鸠山为一块“青田石”与人发生争执时,在青田网上写过一段文字,其中有一句话“公道在于人心”。我想,这句话对鸠山自己亦然。

在我眼里,鸠山是“魔鬼”,也是“天使”。

 


[上一页] [1] [2]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