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新一轮金融危机正在席卷欧洲

2016年08月04日 04:28 来源:欧华报


/

提要:西班牙创纪录的再就业数字,似乎给西班牙带来一个暖洋洋的夏天。实际上,在耀眼的阳光下,西班牙经济正被炙烤煎熬。欧洲央行新一轮的银行风险测试结果,故意模糊了“合格”与“不合格”的标准,这,就是在掩盖已经席卷欧洲诸国的新一轮经济危机。

西班牙基建企业巨头OHL今年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降了94.3%,OHL在今年上半年丢掉了19个项目,损失6.3亿欧元,占到其预计营收的13%。鉴于这半年来的表现,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OHL的投资评级展望从垃圾级的B2降到B3。再降就是Caa3了,这是没有偿还能力的级别,一旦被评为Caa3,就要和“融资”说拜拜了。

有人说西班牙房市已经回暖了,作为西班牙最大的建筑商之一,遇到如此窘迫境地,真是房地产行业回暖了吗?

8月3日这一周,OHL的股票下跌了24.08%,这一跌幅也是创造了该公司的下跌记录。

OHL股价下跌,并不单单是其资产问题,也有大环境的原因。8月这么几天,天天都是熊市。银行股票在8月2日出现大幅下跌。Caixabank (-5,54%), Popular (-5,37%), Santander (-5,35%), Sabadell (-4,97%), BBVA (-4,87%) y Bankia (-4,41%)。

股市是企业市场表现最直接的晴雨表。西班牙银行业的净利润在2016年都出现了大幅度的缩水。

西班牙Sabadel银行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该行净利润大幅减少31%,二季度利润为1.733亿欧元。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第一季度净利润16.33亿欧元,比上年同期的17.17亿欧元下降了5%。西班牙第二大银行西班牙BBVA银第一季度受货币动荡、交易收入疲弱以及成本增长等因素影响,净利润同比下降54%至7.09亿欧元。

从西班牙国内来看,银行业的震动最早源自今年五月Popular银行。Popular银行新发20亿欧元股票以筹现,震惊的投资者大量抛售该Popular银行股票,致使其股价一天之内暴跌24%。Popular银行股票总价值一天之内下降了14亿欧元。

不仅仅是西班牙,欧洲几大银行都面临利润大幅缩水的窘境,而且,不少银行已经开始裁员。

瑞士银行二季度净利润10.3亿瑞郎,同比下滑14%;投资银行业务税前利润缩水48%;理财业务收入下滑31%。巴克莱二季度经调整后税前利润7.63亿英镑,同比下滑53%,不及预期的9.85亿英镑。瑞士信贷第二财季净利润1.70亿瑞郎,同比暴跌83.8%;营收同比下滑27%,为51亿瑞郎。德意志银行二季度净利润1800万欧元,同比暴跌98%;营收74亿欧元,同比下滑20%。

银行利润同比缩水48%,53%,83.3%,98%,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企业都面临着如此大幅度的利润缩水,可见其背后深埋的问题之重。

德银接下来将减少3000个工作岗位,关闭德国以外的逾30个分支。欧洲几大投行中唯一财报亮眼的劳埃德银行集团考虑继续裁员。劳埃德将裁员3000人,并且将关闭旗下200家分支银行。2014年,劳埃德宣布裁员9000人。

利润暴跌,大规模裁员和撤销分支,这不就是金融危机中最常见的标志性现象吗?

英国退欧公投给英国经济前景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经济增长减速。德银和瑞信的市值近乎腰斩,瑞银、巴克莱和劳埃德也不容乐观,股价累计跌幅在25%~30%之间。这样的影响,的确可以媲美当年雷曼兄弟倒闭说引发的次贷危机了!

但是,这新一轮大家都不愿说出来的“金融危机”,是谁引发的?

6月2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称在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当中,德意志银行是系统性风险的最大净贡献者。在这个名单中,位列最具风险性第二、三的也是来自欧洲的银行,分别是汇丰银行和瑞士信贷。

2016年,德意志银行的股价一路狂泻,跌幅40%,接近腰斩。作为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的市值仅174亿欧元,仅与北京银行当下的市值相当。

索罗斯也在英国脱欧公投时,做空德意志银行流通股,空头头寸高达700多万股,接近1亿欧元。脱欧后的两个交易日,德意志银行股价下跌了19%,索罗斯赚到盆满钵满。

德意志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其持有的衍生品持仓合计超过54万亿欧元,是德国GDP的20余倍、以及整个欧元区GDP的5倍多。至2015年,持有的未到期的衍生品规模略有下降,为42万亿欧元。以德银总资产1.63万亿欧元计算,杠杆率超过25倍。

德银2015年财报显示,全年亏损68亿欧元,其中,诉讼费用高达52亿欧元。多年来,德意志银行为包括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操纵案在内的系列诉讼案件高额买单。因此,德意志银行不得不出售旗下资产、裁减员工并关闭大量本土分行。

欧洲银行业管理局(EBA)日前公布的一项压力测试结果显示,欧洲银行业抵御极端环境冲击的能力较两年前有所增强,但存在系统性风险的几家大银行成绩靠后,而历史久远的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雅那更是垫底,再次为欧洲银行业敲响警钟。

这是自华尔街投行雷曼兄弟破产后,欧盟当局针对境内主要银行进行的第三次压力测试,欧盟当局并未明确划出“通过”与“未通过”的红线。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此前指出,银行业对欧元区尤其重要,因为欧元区经济高度依赖银行借贷。英国“脱欧”挫伤银行股,而银行股价格与欧元区货币政策传导相关,股价下跌会使欧元区银行的借贷意愿趋向保守。

欧洲银行业的问题由来已久,英国退欧只是触发风险的导火索。对于整个欧洲银行业而言,转型的阵痛在所难免。

欧洲银行业首先面临着严重的系统性问题。德国的民间储蓄,被用于向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等国的政府和企业放贷。但这些国家都无力向德国储户偿还贷款,也无法让不断增长的债务持续展期。此外,这些国家私营部门坏账仍在攀升,例如意大利私营部门银行不良贷款率已经接近GDP的20%。这些问题的规模之大,无法修补,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系统性问题。从各大银行的股价来看,自雷曼危机起,欧洲银行业就已经在不断为生存挣扎。

与此同时,欧洲的银行如今仍在购买更多本国国债。标普统计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今,西欧银行业持有的本国主权债已经翻了一倍,从3550亿英镑增加到如今的7910亿英镑,南欧银行业的国债敞口从2720亿英镑攀升至7220亿英镑,中欧和东欧银行业的主权债敞口也逐渐增加到了1480亿英镑。这可能导致所谓的“死亡循环”——当银行大量购买本国主权债,就会变得愈加依赖政府的良好表现;反过来,政府也会依赖银行的需求来出售国债。当任何一方的状况变糟时,后果对双方来说都是很可怕的。曾经重创希腊经济的“死亡循环”模式如今再度出现在欧洲金融市场。

同样深陷亏损泥潭的德银已开始进行资产剥离,首先剥离了其零售银行分支德国邮政银行,并表示将削减投资银行资产,还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5万人。可以看到,裁员缩减成本,以及退出高风险行业和区域,正逐渐成为欧洲银行转型的共识。大规模业务调整、资产剥离、裁员等措施是否能挽回业绩下滑的颓势仍是未知数,但转型的阵痛无疑仍将继续。

历史上唯一可与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的,至今仍在继续的经济危机量级可比的,是1929年的大萧条。在那次大萧条中,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盛行,和现在Trump大叔要在美国建造移民隔离墙,西班牙极左势力Podemos我们能得势,是多么的相似。

最可怕的是,美国和欧洲真正摆脱1929年大萧条的阴影,是经过了二次世界大战洗礼之后!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