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西班牙人痞子习气催发地下经济

2016年09月02日 06:12 来源:欧华报


/

提要:没有一个官方机构,也没有一个精确的算法,能够给出西班牙地下经济的具体数字,但根据专家的预测,2015年西班牙的地下经济体量占西班牙GDP的18%到22%。在西班牙工薪阶层暗涌的地下经济,真的只是因为西班牙人的痞子习性吗?

“8月19日,星期五,早上8点。住在Leganez的Maria已经在宽敞的住家里铺好了床,等待第一个来做皮肤护理的客人。住在100米开外的造型师Fatima背着个箱子,走在去客户家的路上。Maria服务一小时收入为35欧元,Fatima上门服务收25欧元,这个早上的收入,她们没有报税。同样不包税的还有货车司机Felix的老板,老板给Felix 800欧合同工资,另外400欧是现金。当三个人到附近的酒吧吃早餐,酒吧老板Carlos收了钱,却从来不打票。在西班牙的大街小巷中,各种现金流涌动,很大一部分都是没报税的。像这几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西班牙人一样,西班牙自由职业和小业主每年逃税金额超过2.53亿欧元。”

这是8月27日《世界报》上关于西班牙灰色收入报道的开篇文字。华人是否觉得很熟悉?总有西班牙人自视清高地质问:你们中国人都交税吗?《世界报》这篇文章正好提醒这些无知的西班牙人:西班牙的逃税大户不是移民,而是西班牙人自己!

按照西班牙2015年GDP 10812亿欧元计算,西班牙的地下经济为19.5亿到23.7亿之间。

西班牙人对灰色收入,换句话说是偷税漏税,习以为常。95%的西班牙人认为灰色收入是可以接受的。承认自己瞒报少报收入的西班牙人占63%,而欧洲人民的平均水平是25%。 

现金交易,是地下经济发生的主要温床。西班牙是欧盟国家中使用现金最高的国家之一,欧盟境内流通的现金,16%在西班牙,金额占到西班牙GDP的12%。

54.6%的西班牙人习惯使用现金,并会在家里藏匿数额可观的现金。有21%的西班牙家庭家里有保险柜,17.4%的西班牙家庭会把现金藏在家里隐蔽的地方。

西班牙人对于家里藏现金的热衷,源自一个非常可笑的原因。西班牙人非常害怕银行破产。一旦银行宣布破产,银行储蓄担保基金只对每个用户(而非账户)进行最高10万欧元的赔偿。比如一个人在某个宣布破产的银行中开了三个账户,总共存了40万欧元。破产之后,这个人只能获得总值10万欧元的赔偿。

一旦自己的存款超过10万,西班牙人就开始担心了。加上西班牙银行各种手续费、账户维护费、信用卡年费等等,最终西班牙人得出了一个结论:银行,就是个优雅的贼!钱,还是放在家里安全!

现金交易,无法控制资金流动,也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于是,现金交易比重越大的产业,地下经济比重就越高。

西班牙地下经济比重最大的领域是建筑业,灰色交易占到整个行业交易额的29%。其次是酒店旅游业和小商贸,占比为19%和18%。有意思的是,教育业的地下经济比例为0%。

地下经济比重越大,意味着国家财政损失越严重。但是,换个角度来看,西班牙人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所显示的那么穷。

在欧盟各国中,西班牙的地下经济比重处于中游位置。地下经济比重最小的是挪威,只有7%,其次是芬兰和瑞典,占8%和9%。德国地下经济比重占13%,法国和英国占到10%。地下经济比重高于西班牙的欧盟国家都是一些穷国,比如意大利21%,希腊24%,捷克28%,土耳其27%,立陶宛28%,斯洛文尼亚31%。

西班牙的地下经济比例为什么会如此高?

西班牙人理直气壮地认为,他们逃税是被逼的。因为西班牙政府征税太高,官逼民反!事实真是因为西班牙征税太高吗?

根据欧洲央行的统计,欧盟各国个人所得税的比例西班牙排名靠后。欧盟各国有各自的个税征收标准。欧盟国家交纳个税平均值比例最高的是比利时42.3%,其次是德国39.5%,丹麦38.4%。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这样的穷国,个税交纳平均值都达到了33%和34%。而西班牙的个税平均值是23%。低于意大利31.6%和葡萄牙27.3%。

所以,因为纳税高才导致西班牙人喜欢逃税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对比一下地下经济比重两级的国家,挪威和瑞典人,土耳其人和希腊人,加上西班牙人。前者是有板有眼的五好公民,而后者,历史上就是一些耍小聪明的边缘国家。

地下经济并非是政府监管的问题,而是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习性决定的。

西班牙人和中国人非常相似,在专制政体下生活的劳动人民拥有无穷的智慧。法律从来都不是约束自己的行为准则,而是寻找漏洞挑战智商的标靶。

西班牙人不守法法的程度,和中国人有得一拼。因为企业不怎么守规矩,政府也不是很规矩。

根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西班牙全国无偿加班的时间总和超过了350万个小时,占到加班时间总和的56%。也就是说,西班牙超过一半的加班时间都是无偿免费的。无偿加班的重灾区是服务业。在2008年,无偿加班的时间比例是47%,到2015年已经接近60%。如果把这些无偿加班的时间和薪酬转化为正常的工作机会,可以给15.6万人提供一份全日制工作。

不仅企业对工人的休息时间不尊重,即便是政府部门,也在政策的执行上带着非常大的随意性。

比如巴塞罗那的报亭管理部门。根据加泰罗尼亚报亭补贴政策,政府每个月给每个报亭补贴600欧元的广告费。广告内容由政府提供。

上线一个报亭广告,根据城市区域的不同,价格在300到800欧不等。按照一个报亭张贴三个广告计算,政府从每个报亭获取的最低利润是200欧。繁华地段政府的利润是1800欧,每个月单从广告差价收益上,政府就从每个报亭获得1000欧。巴塞罗那市中心有400个报亭,政府的广告纯收入在40万欧元。

既然赚了多钱,按时支付给报亭600欧元的广告费,理所当然。但是,这里没有理所当然,只有政府部门自己的小算盘。

在2015年5月前,政府按月支付报亭广告费。新市长上台后,变成两月一付。到2016年3月,政府心血来潮,没有任何法令文书,只是简单的在官网发布了一则通知:报亭的广告补贴改为半年一付。政府除了纯收40万欧元,还要扣押给报亭的广告费。

是政府没钱吗?不是!做广告都是提前付款的。政府是在玩资金链游戏。

400个报亭,600欧元广告补贴。政府推迟一个月支付,政府账户就会有48万欧元的资金余额,如果政府半年一付,那政府账户里就会有144万欧元的资金余额。这笔钱,政府可以用来周转做许多事情。政府肯定知道资金流带来的巨大利润,才会在两年内随意修改支付时间。

报亭的广告补贴,只是政府的一个小项目支出。还有更多的政府政策,政府制定出来,自己却随意修改,还理由一万。最大的原因,大家都知道,144万欧元在账户里压着,有充足的时间来贪污腐败呀。

对于西班牙税务部门的税务管理策略,也同样随意。你会突然收到一张漏税罚款单,不管是否真实,15天内必须补交罚款。税务局拿到钱了,你再来申诉,出示证据证明税务部门搞错了。如果最后证明是税务部门搞错了,税务部门可不会在15天内还钱,而是3到6个月内。

这几个月的时间差里,税务部门的账户里又多了多少资金余额?!

政府企业尚且如此随性,普通老百姓怎么会规规矩矩地任凭宰割?

把法律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敬畏法律,是两种态度。对中国人来说,更具诱惑的是法律范围之外的可能性,而对北欧人来讲,自己的世界只会在法律范围之内。这点,西班牙人和中国人很像。

要说避税、偷税、漏税,发展中国家人民拥有无穷的智慧,西班牙虽然跻身发达国家之列,但在商贸思维依然属于发展中国家水平。这点,侨居西班牙的华人兄弟懂的。

民间的灰色收入只是耍耍小聪明,而地下经济的主要贡献者还是跨国企业和国家“老干部”,高官们动则百万千万的受贿与洗钱,是那些辛苦赚了40欧还要瞒报15%个人所得税的小市民所无法企及的。

不严谨的行政管理,才会有叛逆的市民。西班牙民间的地下经济体量庞大,这是西班牙人痞子习性的错,也是西班牙政府管理部门不够体恤的错。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