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西班牙再次大选只是花钱意淫民主

2016年09月09日 05:16 来源:欧华报


/

提要:西班牙第二次民主投票,选出了新的议员,却依然投不出一个政府。留守政府职权有限,西班牙国家层面的经济建设大面积停摆。当今社会,不进则退,西班牙势力羸弱的政治格局,是否还需要如此“民主”下去?西班牙人在所谓的民主政治选举中,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还是成了摧残西班牙经济的一个帮凶?

西班牙第二次大选再次进入僵局,政治势力格局和第一次大选没有根本变化。政客们也不好意思拿着纳税人的钱,整天商量讨论,最后还是没有结果。如果最终还是没有结果,西班牙将举行史无前例的第三次大选。

第三次大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班牙一整年内都没有政府,西班牙的经济规划缺失一整年。

不是有新闻说西班牙经济在继续增长吗?没有政府也能实现经济增长。

运动的物体有惯性,经济发展同样有惯性!一直用力推动发展的经济,突然失去助推力,会因为惯性继续前进。但是,一分钟没有助推力,经济增长就会因为缺少这一分钟的力量而减缓。一年没有政府,一年没有经济发展规划,西班牙经济的发展就有一年的空白,在不进则退的激烈竞争环境中,西班牙经济等于是倒退了一年。

拉霍伊不还是首相吗?是的,拉霍伊依然是首相,但他是留守政府的首相。

留守政府,大部分的官员都是离职的,只有少数高官留守。比如中央政府班子,只有首相、部长和副部长是留守,继续掌握行政职权,但是秘书长、副秘书长、甚至国务秘书都是空缺的。

对于继续留守在岗位上的高官们,是维持政府班子的基本运转,但绝对是没有提案和决策权的。任何新的预算,新的项目,新的计划都不在他们留守职权范围之内。 

比如,2016年,西班牙国际旅游业呈上扬势头,政府可以加大旅游资源开发投入!但是不行!留守政府没有进行项目预算的提案权!要国家加大对有发展前景行业的预算,等着新政府上台吧。

比如,阿根廷希望和西班牙签署一项深化两国双边贸易的协议,减少两国贸易壁垒。但是不行! 留守政府没有国家协议签署权。阿根廷要想和西班牙签署双边协定,等着新政府上台吧。

加利西亚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到了必须翻新维护的年限了,需要中央政府拨款支持!但是不行!留守政府没有行政决策权。政府是否给加利西亚拨款修路,留守政府做不了主!加利西亚人民等着新政府上台吧!

留守政府能做什么呢?就是维持之前既定政策的有效执行。对于未来的投资、预算、项目、监管等等,和留守政府没有关系!

政府是留守政府,啥也做不了,但是众议院和参议院却不是留守的,所有议员都是按时领工资的。

那么,政府没有提案权,下议院的提议给谁执行?参议院拿什么议案来研究?参众两院现在实际上是闲着的。

议员们什么都不用做,工资却照拿不误。所有议员都要如实上报自己的收入。众参两院的议员上报的财产新近公布在官网上。

比如我们能党的小辫子,两个银行账户,一共12.5万欧元。留守首相拉霍伊老爷爷银行账户现金为2.1万欧元,社工党的高富帅领导人Pedro Sanchez账面存款为2.23万欧元,市民党的小鲜肉领导人最穷,银行账面只有5500欧元。

银行账户里的钱不多,不代表资产不多。拉霍伊在基金和股票上都有投资。拉霍伊共有34.3万欧元投资在基金上,另有19万欧元在股市。高富帅Pedro Sanchez也有投资股票,不过总值只有6470欧元。

从资产来看,看起来最光鲜的市民党领导人Albert Rivera最穷,天天哭穷的我们能党小辫子存款却不少。

最夸张的是我们能党的国会议员Diego Cañamero。这位老哥没有银行账户,只有她老婆拥有一个银行账户,账户每个月会接受丈母娘426欧元的接济。而Diego Cañamero本人申报了5112欧元现金资产,这笔钱是自己从政府接受的每月426欧元的救济金。

我们能党是要代表中下层老百姓,可这Diego议员,也太底层了吧?!!Diego一副很穷的样子,但他每个月至少是有工资的啊?!!

350名国会议员平均年薪是6万欧元,平均每月4600欧元。266名参议院议员年薪是5.6欧元。加上60万欧元的差旅费,以及其他各类补贴,这些议员们什么事情都不做,他们就要从纳税人口袋里拿走3000万欧元。

西班牙一个民主自由网站Change.org发起了一项全民签名活动,要求议员们在新一届政府完成组阁之前,不准拿工资。从2015年12月20日起,西班牙就只有留守政府,所谓的参众两院没有也无法履行任何职能。政府都没有,参众两院哪里来的事情做?但这616名议员依然按时领取工资。选出议员的目的就是能顺利选出政府,议员们连着基本职能都无法履行完成,就不应该领工资。

这一呼吁,已经有6万西班牙人签名支持。

当然,议员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们搞了第二次选举啊,有一批议员被取缔了,一批新的议员上位了。不过呢,最关键的是:新一批议员也没能选出一个政府。

没有政府就没有事情可做,参议院和国会就是一个摆设!

这些议员是西班牙人自己选出来,不管是政客们忽悠还是情怀,都是从西班牙人的选票中走出来的。这就是西班牙人理解的民主!

西班牙卡洛斯三世大学做了一项关于政治意识形态的调查,西班牙人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右派政党。这一点,是困难历史沉淀在民族性格之中的烙印。

虽然过去大半个世纪,但中国人依然记取那段造反激进红色的岁月,多少心存恐惧。对于左倾激进派的表现,就会有“条件反射式”的抗拒,更宁愿选择一个平稳保守的右派。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华人更宁愿选择贪污腐败的右派人民党,而抵制激进革命的我们能党。

几乎与新中国那段灰色时期同步,西班牙经历的不是红色激进的“洗礼”,而是右派蓝色保守的“欺凌”。虽然有不少西班牙老一辈总记得弗朗哥为西班牙现代社会福利所做的贡献,但右派独裁,是留在西班牙人记忆中的痛,是一段大家都不愿提起的历史。在现代政治中,尤其是年轻人,选择性的解读那段独裁历史,把现代民主奉为不可动摇的理想政治模式。

回溯一下西班牙在弗朗哥之后的新民主历史,人民党当选上台都是在经济危机期间或者经济低迷时期,社会党当选和连任,则是在国泰民安经济稳定的时期。

从1982年开始,左派社会党连续四届赢得首相大选,9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爆发,1996年,一如2012年,西班牙人希望有人能够把经济搞上去,不要再受穷,才把选票投给了右派人民党,阿斯纳上台组阁。阿斯纳政府通过两届8年,充盈了西班牙国库,90年代的经济危机离普通西班牙人的生活远去——西班牙人开始不需要右派了。虽然马德里ATOCHA的311爆炸催化了人民党下台,但真实的民意还是倒向左派社会党的。

从右派手里接过政府大权的萨帕特罗,最大的政敌就是拉霍伊。萨帕特罗2004年竞选上台,拉霍伊输了。2008经济危机开始席卷西班牙时,西班牙人并不知道经济危机的厉害,明知道萨帕特罗故意淡化经济危机,但宁愿选择一个不愿正视现实的社工党人,也不要右派人民党——拉霍伊第二次竞选失败。2012年,经过4年的摧残,西班牙人见识到经济危机的厉害,对社工党搞经济彻底失去信心,这时,拉霍伊才以微弱优势坐上首相宝座。

2016年,尽管西班牙经济有所起色,但还不足以说服西班牙人继续支持人民党。社工党搞经济不行,人民党也不行,又要大选了,怎么办?巧舌如簧的左派我们能党横空出世,西班牙人总算有了新的寄托!

在西班牙人执着不选右派的潜意识中,就是对曾经右派独裁政府的历史性抗拒,这个历史伤疤,至今还刺痛着不少西班牙人。喜欢标榜民主现代国际化的年轻人,更是要与右派划清界限。

可是,西班牙现在的政治局面,信口开河的政党势力越来越大,把政坛搅进一个死胡同,这是“民主”还是“民煮”啊?西班牙人民主投票选出来的议员,每年耗费3千万欧元却投不出一个政府。政府停摆、政策停摆、项目停摆、经济停摆,西班牙人这种所谓“拒绝右派”“维护民主”政治意识,是在强暴历史还是在意淫民主?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