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构建商业帝国,西班牙胜中国一筹

2016年09月23日 08:00 来源:欧华报


/

提要:中国和西班牙都是世界文明古国,中国有四大发明,西班牙也有造福全人类的重大发明。但是,漫长的历史发展到近现代商业时代,中国人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将手工升华为艺术,而西班牙人奇思妙想的实用主义态度,将手工扩张为庞大的商业帝国。同样的伟大,中国人丰富了博物馆,西班牙人简化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之一:活板印刷术,在欧洲人的概念里,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是海德堡人发明的!虽然中国人发明活板印刷术的时间比海德堡早了几百年,但中国的活板印刷术并没有传至欧洲,也没有对欧洲文明产生任何影响。

一项重大发明,不在乎时间先后,而在于他对一个社会和文明所产生的实际影响。在发明创造上,中国和西班牙都对世界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但似乎中国人在对创造发明的利用上,缺少欧洲人的实用主义精神。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被用来设计耀眼炫目的烟火,西班牙的摩尔国王将之改造成了军事扩张的枪炮。中国人发明了指南针,被用来堪舆寻脉,西班牙人则用来航海殖民。还有一些相似的发明,在两个国家的“命运”有天壤之别。比如卷烟。

香烟,已经成为许多国家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最早的卷烟,是西班牙乞丐发明的。当西班牙新大陆开拓者把烟草从南美带到西班牙之后,香烟在欧洲逐渐普及。在16世纪的Sevilla,乞丐们也喜欢抽烟,但是没钱买烟叶。于是,乞丐们就把零碎的烟草碎末收集起来,用米浆纸卷起来做成了最早的卷烟。1825年,西班牙商人发现了这种廉价又有节制的抽烟方式,将这种用纸包卷烟丝的卷烟量产,在1833年首批量产卷烟上市。从此,人类开始了抽卷烟的历史。这种卷烟逐渐简化,变成目前全球渗透性最强的商品。

再看中国的香烟。十六世纪西班牙人把烟草带到菲律宾。中国明朝万历三年(1575年),烟草由菲律宾传入台湾、福建,再传到中国。慈禧太后嗜好众多,有一项是喜嗜水烟,在故宫的博物馆内还藏有她用过的水烟袋遗物。据清内务府档案册记载,在慈禧的随葬品中有铜水烟袋、银水烟袋和银潮水烟袋。吸水烟也是一种高雅的嗜好,水烟袋造型奇特有趣,多以黄铜和白铜为制作材料,也有锡制和银制的。一般是整体铸成的,考究的水烟袋,或雕、或镶宝石、或嵌墨银、或烧珐琅等。其纹样有花、鸟、草、虫、鱼,亦有吉祥图案、诗词联句等,加上有趣的造型,遂成吸烟者把玩之物,成了一种名贵的工艺品。

中国贵族把烟抽成了艺术,和欧洲贵族的鼻烟一起被写进历史,雪茄和乞丐们抽的卷烟,却被商业化量产,成就一个个行销全球的烟草商业帝国。

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风靡全球的棒棒糖!

加泰罗尼亚人Enric Bernat觉得孩子用手吃糖弄得身上黏糊糊脏兮兮的,Enric突然灵光一现,如果孩子能拿着棍子吃糖,不就不会弄脏衣服了吗?于是,他给糖块粘了一根棍子,第一支棒棒糖出现了,现在棒棒糖的全球年销量超过40亿支。

在糖块上面粘一根棍子,中国也有,而且更艺术——糖人!在中国宋代就有糖人,在明清时期还出现了吹糖人。我们80后都有对糖人的儿时记忆。在一块大理石板上,用糖浆画出各种造型的动物,最大的是一条龙。

要说艺术,绝对是中国的糖人更艺术。虽然棒棒糖的外包装是达利设计的,但现场用糖浆作画的艺术性,绝对更胜一筹。不过,棒棒糖现在年销售40亿支,而艺术性超强的糖人呢?

棒棒糖也不是一经发明就迅速火爆全球的。除了请达利设计外包装外,还取了一个“赤裸裸”的名字:Chupachu,翻译过来就是:吮吸、吮吸!这么个简单形象的名字,在商业化过程中,不仅给小孩子最直接的视觉刺激,也给成人一种明显的性暗示——有达利在的地方,怎么可能少得了性!一个加了塑料棍子的糖球,加上活泼挑逗的名字,就卖到了全球。

棒棒糖,是“简单粗暴”直击人心商品的最佳案例。在中国这个讲究礼仪崇尚高雅的国家,“简单粗暴”是被不齿和不屑的!就算是技术含量不低的糖人,三教九流都不算。当今被认为高雅的京剧艺术,在能算作“流行音乐”的那个时代,也只是一群戏子的表演而已。

试想,如果中国的活字印刷术被发明出来之后,不仅仅只是拿来印佛经,同时也被应用于印刷各种小黄书,活字印刷术的名气应该会更大,甚至有可能迅速传到欧洲去!

一块糖成本不高,贵的是人工,买的是个欢乐。如果糖人师傅自己搞个模具,比如一个小熊的造型,把糖浆倒进去,再粘一根棍子。同样欢乐,节约了时间成本,还可以量产,利润是否更高呢?

中国的艺术,讲究意境。一幅水墨画,泼墨写意,如山似水,空白一点即成扁舟一叶。西方的艺术,讲究写实。一幅油画,整个画布涂满颜料,对细节的刻画超过了中国的工笔。

写实和写意的区别在哪里?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写实可以量产,而写意只能定制!

中国的许多发明,都要往雅致精美上靠,否则就是乡野村夫的粗俗玩物。一精致,就容易降低物件的实用性。在观赏性和适用性的选择上,中国人和西班牙人又出现了不同的取向。

玩得精致,倒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有时间,有钱。不过,当科学精神推动了大工业时代的发展,以证券为后盾的全球化现代商贸成为经济发展主流模式时,中国的精致工艺就成了只能自娱自乐的艺术品和文物。反而是西班牙这种以实用为主的态度,改变了世界,创造了庞大的商业帝国。

西班牙人改变世界的发明还有拖把。在发明拖把之前,家庭妇女们都是跪着擦地板的。1956年,航空技术工程师Manuel Jalon,在一堆破布上装一个棍子,从此家庭妇女们摆脱了跪着擦地的历史。也成为西班牙人给世界劳动妇女最大的贡献。一堆碎布,在中国会被拿来干嘛?搞艺术创作呀——制作“堆绣”。

中国人发明了算盘,一用就是上千年。90年代的时候,中国小学都还有珠算课。天生数学就不好的西班牙人,会想尽办法搞一些不需要动脑子的发明,比如电子计算器。第一台计算机是Blaise Pascal发明的,但是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是西班牙人Leonardo Torres Quevedo在1914年发明的,实现数字化自动计算。西班牙小学生,数学课都用计算器,简化了计算步骤,也简化了大脑的计算能力。

西班牙人简单粗暴的实用主义,对比着中国人雅致意趣的享乐主义,在现代商业发展上,西班牙人拥有明显的优势。而中国雅趣的享乐主义,却没有充分利用其优势发展定制产品品牌。

ZARA和MANGO这样的快时尚品牌,都是西班牙本土品牌。ZARA所属的Inditex集团成就了西班牙首富。ZARA的诀窍就是:抄袭一线品牌的设计,使用二流的剪裁,三流的布料,以最快的速度满足喜欢时尚又没钱的普通消费者!一个有抱负的中国企业家,尤其是时尚领域的企业家,怎么会做ZARA这么“龌龊”的事情,咱们的目标肯定是:以期独特个性屹立于服装设计艺术之林!在中国,有文化的放不下身段,只能小众娱乐孤芳自赏。没文化的接地气,一抄袭,就变成了盗版。

同样是抄袭,ZARA通过抄袭逆袭成为一个快时尚品牌。中国不少服装厂抄袭,却背上了仿制盗版的骂名。

实用主义有明确的目的性,对生活有高度的渗透,而享乐主义这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是因陋就简不思进取,另一个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两个极端都不利于商业发展。

高手在民间,中国民间无穷的智慧,最终只能淹没在民间。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沟壑,或许正是中国商业扩张的最深层的文化桎梏。简单粗暴的实用主义,正在改造着中国文化产业,只可惜中国会在两个极端跳跃,缺少对现实生活的有价值渗透。有文化有道德的商业化,对中国新一代商人来说,不仅仅只是唯利是图那么简单。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