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融入社会,障碍何在?

2016年12月05日 11:22 来源:洪圭


/

笔者并不专注华人移民问题,但长期在此,在学术界圈子里以及从报刊也得知一些对在西华人有褒有贬的议论。今年六月上旬参加西班牙太平洋地区研究会第六次学术大会,会上涉及中国的讨论中,侨民情况以及侨民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也被明白地摆上桌面。由于中国皮肤中国脸,在会议休息时的走廊里和一起进餐的饭桌上就成了人们交谈的首选对象。我犹豫过要不要把所知情况和形成的思绪稍加整理公诸报端,因为这毕竟不是大会正式而重要的内容。继而想到同胞们到此安身立命已属不易,自己也是华人群体的一员,难得有机会玩一次“越位”,干脆借题发挥,说些可能有益于众人又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话,有何不可?

人们公认,中国移民勤劳刻苦,安分守己。把中国淳朴的民风带到欧洲,这符合以开放性和多元化为特征的西方社会的利益。但文化落差、语言障碍又使得中国移民囿于国人的圈子,自觉不自觉地继承着前辈华侨自成社会、打工谋生开店发财的路数。你不挑战法律,开放的社会容纳你;心中只有社会之中的小社会,即使你很有钱并取得国籍当了法律上的公民,你仍无法在真正的意义上成为你生活和事业所在的社会的一员,

中国和西方国家政治制度不同,有共通融会的方面,也有互不兼容的原则。毋庸讳言,中国政府未必欣赏西方杰出的公民,同样道理,欧美的政府也不一定看好中国式的良民。欧盟近期一再开会讨论移民问题,丹麦、奥地利等国已制订法律严格规定,通不过语言和公民课的考试,不能被接受为移民。刚结束的塞维利亚欧盟首脑会议上,首要议题也是非法移民问题,总的趋势是欧盟国家正在收紧移民政策,对在境移民,则将加强措施使其真正融入社会。从这一点看,已经进入西班牙的中国同胞融入当地社会的补课任务实属艰巨,不仅需要认真学好语言,更需掌握成为社会正常一员的起码常识。既然离开了在中国生活的昨天,来到这里,没有人要求你放弃你原来的包括政治在内的信仰和理念,可是你必须认同可能有点陌生的社会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才能顺当地迈开步伐走向你所期望的明天。

西班牙社会对中国移民奋斗自立甚为赞许,而负面议论则与其认同社会多少是沾得上边的,请容笔者就若干问题谈些看法,算是参加当前华裔群体关注的有关融入社会的讨论。

“父母官”情结

侨居海外的中国移民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是在这次学术大会讨论中国经济的专题会上提出的。西方学者看到中国政府从发动香港台湾的投资者开始,成功地启动经济开放。而后,中国各级政府招商团踏遍全世界,甚至也川流不息地来到西班牙这个不起眼的欧洲国家。一些华人组织看起来更象为中国官方办事的机构,而在促进华人与当地社会沟通方面似乎没有明显地发挥出侨居国移民当局和公众期待的作用。一位对西班牙华人情况已有相当深入研究并参与筹备这次大会的大学教授曾与笔者讨论过,为何有些已经放弃中国国籍、誓言忠于西班牙宪法的西籍华人,对西班牙的政治生活无动于衷,而热衷参与同中国政府政策遥相呼应的活动。令其感兴趣的也是侨民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看来,这类现象与华人和华人组织自我政治定位、与认同侨居国社会制度密切相关。历史和现实造就了华人离不开“父母官”管辖、仰仗“父母官”谋取利益的强劲惯性,到了国外,有了合法居留,甚至入了国籍,心目中认同的“父母官”很可能依然是他能接触到并同自己利益有关的中国官员。语言鸿沟固然影响其进入侨居国的社会,但从根本上说,许多华人并未意识到可以用侨居或入籍的法定权利在社会发挥多方面的作用,同时又在法律和道义上履行与身份相适宜的义务。官员吸引侨民,侨民拥戴官员,如此盛况,旅西的他国侨界鲜有所闻。笔者告诉教授,曾在马德里中文报刊读到侨界人士公开要求中国使领馆“统一领导”侨团工作的消息;马德里《华新报》这样一份有点书香气的中文刊物,在征文评比中竟请了既非文学家又不管文化的中国使馆领事官员充当评委。教授听着,摇着头哑然失笑。笔者无意评论侨团侨民侨报与中国政府及其驻外机构的关系,察言观色也好,亲近信赖也好,这是侨居海外者自由取舍的权利。重要的是无论做什么,不要忘了你已是所在社会的独立一员,你的团体是西班牙政府管辖下享有自主的组织。

语义学的迷惑

很可以理解侨民需要一个强大的祖国作后盾。祖国即生于斯长于斯与之有感情联系的国家。于是“国家”有事,侨界立马响应,争先恐后,惟恐旗帜有欠鲜明。这大概也是引出探求侨民与中国政府关系的一个导因。诛不知,“国家”和“爱国”,中文和外文的含义不尽相同。中文里,“国家”的含义犹如国名,既是人文意义上的江山和文明,大体上相当西班牙语中el pais加la nacion的总和,同la patria只有用语情感的差别,又是政治意义上的政权和国家机器,即西语中的el Estado或el poder。一般侨胞也许没有在语义概念上多加注意,如果你同社会有点接触,你不妨一试,人们听你讲中国的万里长城和女装旗袍较之听你讲中国宣布法轮功为邪教,反应会多么地不一样。这就是中文里用国名表示“国家”之时的不同功能。

与之相应,中文的“爱国”演绎到外语,也有弘扬民族与响应政府之分。西班牙和欧盟国家的政府和公众尊重社会的多元化,乐于见到并高度赞赏各族移民热爱故国乡土保持民族文化的热情。人们称此为爱国主义(el patriotismo,此字与政府政策风马牛不相及)。这里,教学机构辅导移民学西班牙语的课程要求移民用西语讲本民族的故事,介绍本民族的风土人情;马德里、巴塞罗那等地的行政当局大力协助华人举办舞龙灯、展出书法等民族文化活动。政治开放的社会制度保障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谁都可以对政治事件表示赞成或反对,但你的言论和行为不可远离你自己在努力融入社会中必须遵守的社会准则,任何国家的政府和公众见到侨民秉承外国政府的意志搞政治活动一定不会高兴,何况社会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之间,友好归友好,不信任照样不信任。对政治热衷或疏远,是人各有志不可相强的事。如果不想同政治太沾边,就更加需要弄请中文里“国家”和“爱国”都是一词两义,必须根据法制国家的准则认真判断,决定去做自己认为正当的事情。

另一种偏见

这里的中文报刊报道,西班牙社会上有人要在有没有华人黑社会的问题上做文章,而有的华人组织则与之辩论,加以否认。其实,这事在研究海外华人的学者中早已谈论多年。

笔者由此想起两个月前西班牙发生过一场把政府、议会、媒体全都卷了进来的争论。内政大臣在议会发布社会犯罪率的数据,其中移民作案占74%。在此前后,指责移民黑帮犯罪和政府查办不力的声浪此起彼伏。争论升温无助于问题的解决,马德里自治区主席Ruiz-Gallardon先生挺身而出,他大声疾呼:“治安问题与移民是否有关的辩论已经展开,这是一场恶意的辩论,不应参与。”他清楚知道马德里也是移民集中的地区,移民和公民一律法律平等,犯罪活动由个人或团伙所为,法律追究与移民群体无关。指责移民或包庇掩盖,其结果都是保护真正的犯罪分子。记得《华新报》当时对此也及时做过报道。争论没有持续几天就告平息,马德里自治区当局宣称,“不问作案人来自何方,是哪国人”,一概绳之以法,并将采取具有针对性的技术措施,保证“公民们定能看到马德里日益增多的犯罪活动将会受到有效的反击”。

华裔侨民也是西班牙社会的组成部分,当前的要害问题是如何与社会同仇敌忾,一起反对包括华人犯罪在内的犯罪活动,并借此促进与侨居国社会的融合。华人在哪里犯罪,就该在哪里受制裁。华裔侨民要求改善治安,当局和社会要求不分族裔把所有犯罪活动透明地公诸于世,两者并无矛盾。

西班牙治安机关和研究人员掌握着证明华裔非法移民逐年增加的详实数据,也观察到华人中不符社会法规的现象比较普遍,因此社会舆论十分同情受害华人,同时发出强烈呼声要求追查明里暗里加害于华人的犯罪分子和犯罪集团。这本来并非坏事。实际上,华裔侨民才是华人犯罪活动的最大受害者,最有需要最有资格讨伐身受其害的犯罪活动,也最有条件取得社会更大的支持和同情。可是情况并非如此,舆论与侨界在事实认同和追查态度上未能取得共识。于是,一方把华裔群体未与社会沟通的现状强化为黑社会控制华人的怀疑,被对方表达为诽谤捏造;一方把追查犯罪活动的讨论发展为维护形象反对给华人抹黑的抗衡,也被对方理解为包庇护短。

笔者以为,叫不叫黑社会不属本质,有没有犯罪事实和犯罪团伙才是根本。对华人连年有组织的偷渡等案情总得有个说法;中国国内不断查获同国外华人联手作案的黑社会集团(中国新闻社2002年6月10日报道:中国国内涉嫌“黑社会”的人数不下100万人。)也难保混不进西班牙的华人堆;对华人中时有发生的刑事犯罪和强者迫害弱者等非法活动,舆论和执法机关一定不会容忍。

猜疑中国人中有黑社会,拍着胸脯断言没有华人黑社会,这两者都改变不了事实的真相。可能有人对华人群体抱有偏见,但为了颜面竭力争辩则是另一种偏见,两种观点的交锋确实是在有意无意地继续进行那场政府已经平息而且希望不再发生的有关移民犯案的“恶意的辩论”。调查案情和法律惩治案犯,与案犯的同胞及同胞的团体没有任何联系。再次发生争论,对协助政府改善治安、对提升华人社会形象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在帮倒忙。谁都懂得,声誉要靠自己的行为赢得,公关要靠说服力奏效。

断言存在中国黑社会和种族歧视没有必然联系。这里人人都有言论自由,说他排外而得不到法律认可,你又能怎样?华裔侨民也有歧视他人的时候,摩洛哥人行窃抢劫,破口大骂“摩洛哥劣等民族”等话语曾刊载在中文报刊,这是中国侨界确实存在惟我独好这“另一种偏见”的又一明证。中国移民和他国移民与西班牙公民生活在同一社会,法律上一样平等,社会性的事情理所当然要在共同认同的社会框架里解决。预设立场,于事无补。

价值取向

一篇文笔隽秀的散文,讲了一个全家在国内热情接待一位西国友人继而家人来西却没有得到对等回报的故事。作者心怀不平,似乎在告诉人们,天下之大,惟我华夏子民宽厚待人。

这里也有一则发生在西班牙的真事,是说某位中国同胞对一老一少两位西班牙人忘年交的本能反应。一位人到中年的西班牙小商首次小展鸿图,赚了一笔钱,买了别墅,第一件事就是复制大门的钥匙装了锦盒作为礼物赠送给当年曾帮他改正恶习培养他走上正道的老师。老人收下礼品,心花怒放,美滋滋地感受到花钱买不来而且受用终生的快乐。而上述中国同胞听到友人谈及此事却立即作出反应:“一把钥匙能值几个钱?!”

两件事不尽相同,但贯穿着一个类似的友谊审视尺度。无论东方或是西方,自尊也尊重他人的人十分珍惜友谊,从来不拿友谊做人情。友谊的珍贵在于真和诚,它不图报答,它没有档次之分。好朋友能推心置腹,想友人所想,急友人所急,不一定非要一起吃饭游乐。若用金钱量化友谊,拼命行贿受贿的商贾贪官岂不成了最高尚的友人?

融入社会,当然希望进入的社会健康些。社会的新成员对此也肩负重任,对于他人习惯于不同的行事方法这类属于文化差异的情况不必计较,而在价值认同——不仅是友谊——方面则需要对自己好好来一番调整。无知往往不是个人的愿望,贪婪也有社会的原因,谁都有弱点,谁都有能力自我调整。你如经常想起两句话:“我是独立的人”,“我是社会的人”,而且身体力行,那么你很可能已不会去做因塞红包而被取消汽车驾照考试资格这类颇有当前中国特色的蠢事了。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