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社工党逆袭出虚假民主的真相

2017年05月26日 10:24 来源:欧华报


/

提要:社工党党内选举,党内大姐大惨败给了被挤兑的前党魁Pedro Sanchez。二度坐镇社工党的Pedro Sanchez这次逆袭,西班牙的社工党普通会员拍手叫好!这是一次投票的胜利,同时,也是西班牙民主制度尴尬现状的一次曝光。西班牙的民主,真的就很民主吗?

 

社工党PSOE举行了党内总书记选举,社工党全体党员,一人一票,选举总书记。最终佩德罗(Pedro Sanchez)获得6.7万票,打败了气势汹汹的安达卢西亚社工党大姐大苏珊娜,苏珊娜的得票数为5.4万票。

佩德罗在2014年的时候,支持率为48.67%,这一次他的支持率超过50%,以50.21%对苏珊娜的39.94%,领先10个点!

2014年佩德罗胜出的时候,被寄予厚望,把他当成“基层英雄”,因为他是基层党员票选出来的领袖,最能够代表党内的民意!

可是,佩德罗这个基层英雄,在任期内提前黯然离场。在西班牙最后一次首相大选的第二轮国会投票之前,被逼宫!

他不是代表着党内绝大多数基层党员吗?为什么会被逼宫?

逼宫佩德罗的是社工党内的高层!

党内有决定权的高层,和只有一票权利的基层党员,是有差别的。基层党员选出来的总书记,高层同样可以轻松就弹劾了。弹劾佩德罗的,就是这次社工党总书记大选的女一号:安达卢西亚大区社工党主席苏珊娜。

只要是全党一人一票直接选总书记,佩德罗就是有底气的。虽然在任的两年多时间里备受争议,相比党内某些头头脑脑,佩德罗也算是党内的一股清流。

在去年的首相大选问题,他坚持给拉霍伊投反对票,这是他的原则。这种执拗,还是获得的社工党内绝大部分基层党员的认同。或许他的行为有点过激,但他最终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即便下台,也没有食言!

苏珊娜作为党内的元老,一直雄霸着安达卢西亚大区的总书记。当年扶持佩德罗也是苏珊娜的主意,只是她看走了眼,佩德罗并不是甘愿做政治傀儡的年轻人!作为老牌政客,一直等到佩德罗竞选首相无望,才找到一个机会,伙同党内其他元老逼他下台。

党内党外的政治斗争,在任何国家都离不开这些套路。民主国家的好处就是,总会有立场鲜明的媒体,爆出各种黑对手的猛料,普通民众,也可以从媒体五花八门相互攻击的新闻言论中,看清事实。

佩德罗被逼宫,最终还是得到了社工党内大部分党员的同情和支持。从票选结果看,这两年出任社工党总书记,还是为他攒了一点人气的。

佩德罗获得了38个省的支持,而苏珊娜只有12个省支持她,其中8个还是安达卢西亚大区的。

如果这次选举,是采用西班牙选首相的那个规则,那很可能就是苏珊娜胜出。

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

普通选民选议员,议员再来选首相。表面上看是民主,但这里却有一个非常大的误差。每个地区的议员名额,是根据地区人口多少来决定的。每个地区投票选议员,得票多的政党获得地方议员名额,拥有在国会投一票的权利。这也就是说,当一个地方议员,以60%的得票率当选议员后,在国会投票时,是完全不代表另外没有支持他的40%的选民。

我们用极度简化的模型来理解这个误差,实际情况会比这个极简模型复杂很多,也隐蔽很多。

100人的A小镇,票选一个议员。社工党得80票,人民党得20票。A小镇选出一名社工党议员。

300人的B小镇,根据人口比例,票选两名议员。社工党得票130,但人民党170占多数,B小镇选出2名人民党议员。

3位地方议员们到了国会,投票选首相。A小镇1票给了社工党,B小镇2票给人民党。人民党以33%的优势赢得了首相宝座!

如果是全国人民一人一票选首相,结果会是什么?

社工党A小镇80票 + B小镇130票,总得票210票。

人民党A小镇20票 + B小镇170票,总得票190票。

为什么在国会议员投票人民党会以30%的优势胜出,而在全国支持率中却比社工党还要少呢?

这是误差?

还是缺陷?

《世界报》在2016年10月,做了一项关于对现任政府和现行政策,是否代表选民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是:82%的西班牙选民认为,他们民主票选出来的政府,并不能代表他们的意愿。67%的选民并不赞同现任政府所推出的政策。

在这项调查中,《世界报》票选出5 个领域20条选民希望政府实施的政策,以及5个领域20条选民最不希望政府通过的政策。票选的结果是:20条选民希望政府推行的政策中,只有2条,是现任政府已经通过并在实施的。在20条选民最不希望政府通过的政策中,有16条是政府正在执行的!

这是一个非常讽刺的数据。选民选的议员,最终议员在投票时,是要听从党内的一致安排的,任何临时的变动,都有政党内部商议决定,和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比如在去年首相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之前,作为支持社工党的选民,肯定是希望能够坚持住社工党的原则,而不要屈从于人民党。但社工党高层从“大局”出发,没有给基层党员和支持者一个充分且合理的解释,就直接导致了佩德罗下台。这,并不是选民和基层党员的意思。

西班牙的民主,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阶段,相对自由的言论,总是让政党丑态百出。民众意淫自己手中的神圣一票,但实际结果,和自己的意愿有可能是超过50%的背离。

在所有的大区中,加泰罗尼亚大区是最支持佩德罗的,得票率高达81.9%,其次是瓦伦西亚62.07%。

加泰罗尼亚大区的社工党,在独立势力猖狂的政治环境中,一直过得比较狼狈。加泰的社工党人,他们愿意接受一个“给加泰罗尼亚谈话机会”的领导人。在去年首相竞选的时候,佩德罗就同意给加泰罗尼亚一个谈话的机会。

加泰罗尼亚的独立问题,今年或许会有新的爆发,拉霍伊再次连任首相,对加泰罗尼亚来说,是被逼上的绝路。拉霍伊不对话的态度,留给加泰罗尼亚执政党两个选择:放弃独立的企图承认自己的存在是荒谬的,另外一个选择就是:狗急跳墙硬着头皮独立!

这种没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民主就会成为一个摆设。民众和政党手中的一票,就会成为他们报复的手段。我们能党,就利用了这种没有解决办法的尴尬,把自己包装成第三种可能,让不知道投谁的选民,都来投第三种可能。

我们能党化身民主的第三种可能,也仅仅只是一种“可能”。“可能”不代表“希望”。马德里骆驼市长,巴塞罗那女屌丝市长,都很好的证明了“第三种可能”是不成熟的,甚至只会让这个本来就脆弱的社会更加混乱。

西班牙选民对政治的信心越来越低,换句话说,对自己手中一票的价值认同感越来越低。在政党花样百出的政治游戏中,选民永远是最盲目的那一个。这种廉价的民主,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