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BOSS直聘身陷传销骗局:“野蛮生长”的苦果?

2017年08月15日 05:05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88日晚9点,位于北京朝阳区冠捷大厦三层的BOSS直聘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走廊里时不时有员工在打电话:“这几天公司不是出事了嘛,很多人在加班……”

  一位大学生通过BOSS直聘求职,被骗入传销组织一事,使得这家招聘网站成为舆论的焦点。BOSS直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最近内部正在调整和加强审核标准,“83日凌晨,我们完善审核策略。所有招聘者必须‘机器审核加人工审核’才能招人。84日,我们逐步上线‘身份证+人脸识别’等更为精准的审核认证措施。85日,我们扩租600平米办公面积,扩建百余人规模的人工审核及安全团队。目前,BOSS直聘仍在持续推进反传销策略。”

  这些措施本该早点到来。“回顾本次事件,我们意识到自2015年初以来,平台执行的审核机制应该及时更新。”BOSS直聘CEO赵鹏在事件发生后回应媒体时说。

      坐火箭般成长

  2015年,BOSS直聘在北京地铁站大面积投放了一系列广告,直接与老板在线聊天的宣传语,一度让很多求职者感到“地位陡升”。尽管有时间跟应聘者直接对话的绝大多数是初创型公司老板——因为这些公司还没有人力资源部门,但是这种新颖的招聘方式吸引了大量用户,也受到风投的青睐。

  BOSS直聘网站显示:自20147BOSS直聘上线以来,用户增长迅猛。 截至2016930日,平台拥有1186C端用户,及198万企业BOSS

  BOSS直聘成立3年来的发展速度,可谓坐火箭一般。记者根据第三方机构易观千帆发布的移动应用数据排名榜梳理,截至今年二季度,BOSS直聘以活跃人数344.79万位列招聘求职类APP第三位,仅次于行业内两家上市公司——前程无忧51job(活跃人数764.27)和智联招聘(活跃人数692.75)

  BOSS直聘是怎么做到的?免费发布职位、放松审核,或许是用户增长迅猛的原因之一。赵鹏公开披露,直至事件发生前,在BOSS直聘发布第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如果不触发用户举报,就不强制审核。

  20169月,BOSS直聘宣布获得C1轮及C2轮共计2800万美元融资。彼时,赵鹏表示,“一家创业公司不能永远靠红利活着,而应当遵从行业发展规律,用耐心浇筑用户价值。”

  都是钱烧的?

  创投界对于投资的项目,一直有赌“赛车手”与赌“赛道”的说法。互联网招聘行业目前是较热的“赛道”之一,赵鹏也是被看好的“赛车手”。

  《中国经济周刊》根据公开信息统计,2014年以来,BOSS直聘、猎聘网、拉勾网、兼职猫、魔方招聘等招聘网站,累计获得了数十亿元投资。

  其中,BOSS直聘自20141月以来获得了数轮融资,总金额保守计算超过3亿元人民币。

  从公开信息看,BOSS直聘的投资方都“来头不小”,包括“投资女王”徐新掌舵的今日资本、小米董事长雷军创立的顺为基金等。

  作为资本的宠儿,BOSS直聘却因虚假招聘一事遭到诟病。事实上,求职者通过BOSS直聘平台找工作,被骗至传销组织的案例早已在知乎、微博等多个社交平台曝光,但招聘方信息审核问题仍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BOSS直聘审核宽松的背后原因是对业绩的追求。过严的审核无疑会提升平台运转的难度、延长平台数据爬升的时间。一位投资圈人士透露,“看过这个项目,数据跑得特别不错”。

  BOSS直聘华东市场前公关经理朱利安发文称,在公司成立到2016年上半年期间,BOSS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但随着2016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全面推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

  今年7月,在BOSS直聘上线3年之际赵鹏表示,“希望能以‘结实的’盈利能力,在36个月内完成IPO。”

  冲刺IPO,意味着BOSS直聘要尽快实现盈利。实际上,虽然在APP用户活跃度上排名第三,但BOSS直聘与行业前两位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BOSS直聘拥有1000多万C端用户,而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1job的注册用户分别达到1.35亿、1.09亿。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前程无忧51job、智联招聘净利润分别达到5.7亿元、2.8亿元。

  谁该为虚假招聘负责?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在网上诈骗事件中,网络兼职诈骗占40.8%,利用虚假招工信息诈骗占34.5%

  易观智库认为,招聘信息不对称、虚假招聘信息的存在、招聘信息更新不及时,严重影响在线招聘市场健康发展。

  甚至一些老牌招聘网站也与BOSS直聘一样,只需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智联招聘则在网站注明免责条款:智联招聘仅是提供职位发布等信息的平台,不对应聘及招聘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准确性负责。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并不赞同这样的免责条款,“被利益蒙住了眼睛,不想审核信息,是非常错误的。”

  “我一直认为,招聘网站必须为消费者站好岗、把好关,原因有5条:招聘网站是平台搭建者,是规则制定者,是广告主挑选者,招聘网站拥有大数据,也挣了消费者的钱。尽管看上去求职者没有付费,是招聘单位付费,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刘俊海说。

  有舆论认为,大多数招聘网站并不单纯是免费的信息发布平台,而在收取费用的前提下,对招聘企业的信息进行了编辑、置顶,甚至直接刊登广告,相当于扮演了广告发布者的角色,应该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

  朱利安在文章中称:包括BOSS直聘在内的互联网招聘企业控制着本该受保护的应届生接触企业的第一入口,但他们却通过付费工具、放松审查、纵容虚假等有意无意的手段,把指引年轻人职业的一部分路标引向邪恶欺诈的地狱。

  互联网虚假招聘,谁该承担监管责任?刘俊海表示,这应当是跨部门的监管,涉及工商、人力资源、公安、网络安全等多部门。但目前看,这些部门并没有实现很好的联手,在监管上有漏洞、有盲区。“市场可以失灵,监管不能失灵。我建议以此为契机,相关监管部门要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招聘市场、取缔虚假招聘的规章,携手加大监管力度。”  

  810日,BOSS直聘官方发出公开道歉信,称坚决拥护北京市网信办和天津市网信办对BOSS直聘开展的依法联合约谈,坚决落实整改要求。

[编辑:页丛槿]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